雨路相白

有时候不是因为开心才笑,不是因为难过才哭,而是因为有你。
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!

四大名捕之守候

  走出了这片林子,已经临近夜幕了,柳诺歆一人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,突然后颈一痛,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“卧槽!”便不省人事……
  “唔~”刚刚醒过来的柳诺歆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,而且还被堵住了嘴,心里十分慌张,努力发出了一点声音,渴望能有人来救她!不过,柳诺歆还真是白上了三年的警校,白当了两年的刑警啊!应急的知识统统都还给了警校的老师了!
  没错,柳诺歆曾经是一名刑警,在一次任务中误伤人质而被开除,之后,柳诺歆就到了夜魅酒城当驻唱歌手,并结识了萧井臣!旧事暂且不提,且说现在:
  柳诺歆刚刚发出一点声音,就被突然推门而入的面具人给吓住啦!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无辜。
  来人将她口中的软布拿出,对她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,而后略带愧疚地说道:“姑娘,在下实在是无意冒犯,不过我家小妹,哎!姑娘,救小妹一命吧!”
  柳诺歆作为新世纪的五好女青年,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,立马就应承了下来:“哎!你放心,虽然我不是刑警了,不过我一定是能帮就帮,你把这件事给我说一下,我看看怎么帮你,呃!对啦!你能不能先把我给放开啊!还有,再给我弄点吃的呗!咱们边吃边聊,行不行啊?”
  面具人听后大喜,立马唤来了人给柳诺歆松绑,还命人送来了一大桌的饭菜,恭恭敬敬的请了柳诺歆上坐。
  “哇!好多吃的诶!”柳诺歆立时满眼放光,扑倒桌前吃喝起来,一边吃一边招呼面具人与其手下、婢女来吃,丝毫没有被人绑了,就应该老老实实等待救援,或顺从绑匪的自觉,反倒像个主人一般招呼“绑匪”吃饭,恐怕这世间也就仅她一人了吧!
  面具人倒是丝毫不介意,反而满眼笑意的坐到了柳诺歆的旁边说:“姑娘果然豪爽,在下未找错人,姑娘,在下想请姑娘代小妹入宫选秀女!”
  本来吃的不亦乐乎的柳诺歆,一听这话,不出意外的喷啦!
  她瞪大了双眼,嘴角微微抽搐的说道:“尼玛!你说啥?”
  面具人眼中笑意更浓啦,仿佛故意要柳诺歆难堪一般,俯到她耳边轻吹一口气,略带调笑的说道:“姑娘,在下想让姑娘代小妹入宫选秀女!”
  气息喷到柳诺歆的耳边,令她微微红了面颊,有些紧张的说不出话来:“你…呵哈…”
  缓过了一会,柳诺歆尴尬万分的放下筷子,傻呵呵的笑了几声,说:“呃!那个,我,我,我,呃!我脑袋有病,精神不太好,有时清醒,有时迷糊,我还梦游,说梦话,打把势,爆粗口,典型的一个女汉子啊!你,你让我当秀女,太可怕了吧!我会被人撵回来的!那个,你换个人吧!我,不行的!”
  面具人摇摇头说:“没选上不就皆大欢喜了吗!你怕什么!”
  柳诺歆一脸无奈的说:“是,没选上自然皆大欢喜,那要是万一选上了,我不就废啦!我那是好不容易穿来一趟,还没当回主角,拯救一下世界,tm的就挂了,太哪个啥了吧!再说了我还没遇到那个让我爱的不顾生死的男主角,和一群爱我爱的要命的炮灰男二呢!就这么的入宫了,多惨呐!而且,人家是穿越来的嘛!肯定是抱着金手指啊!那要是一个不小心当上了皇后,那我不就真出不去啦!而且那老色鬼都能当我爷啦!我受不鸟哪!……”
  面具人轻摇着头,伸出两指捏住她那喋喋不休的双唇,另一手拿起墨玉折扇,轻敲在她的头上,略带调笑和无奈的说道:“太吵!”
  一旁站着的侍卫与婢女万分尴尬的站在一侧,不知如何动作!
  “少门,呃!少爷,我看此女确实有些疯病,让她代小姐入宫选秀女,却有不妥!”一行人中较为年长的男人说道。
  “难道你不觉得她的眉眼很像小妹吗!”面具人扶住刚刚被他点晕的柳诺歆,柔声说道。
  “可!”那中年男子似有话说,却又化作一声叹息,只说了句“但凭少门主做主!”
  “那既然四叔不愿,便换个人吧?反正皇宫中没有如烟的画像!单凭着那老皇帝对如雪的印象,怕也是认不出的!”面具人拿下面具,冷然一笑,竟是如此好颜色!倒是让人觉得,不过是一个未及弱冠的翩翩少年郎,怎能想到他如今竟已到了而立之年!
  被男子唤作四叔的的男人,跪倒行礼,口中不轻不重的说道:“少门主选中的人自然是好的,属下不敢不愿!”
  被唤作少门主的男子,手执墨玉扇,展开微一轻摇,便从中飞出两根银白钢针,直奔那下跪男人的面门而去。
  “赫儿!不得无礼!”中气十足的声音朗然响起,竟将两根钢针声声震落,可见其内力深厚!
  “师傅/外公/梁先生!”一时间,草屋内除了少门主之外,众人全都跪倒一片。
  只见一鹤发童颜的老者略带薄怒的走了进来,看了眼跪在地下的男人,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。
  那男人怯生生的叫了句外公,便被老人一挥袖点住了哑穴,只得悻悻地站起身,立在了一旁听候差遣!
  少门主立刻将老人请到了上坐,命人将柳诺歆抬出去。
  “赫儿!你已非是孩子了,你现在是千机门的少门主,南宫家的继承人,怎能如此胡闹!”老人面容慈祥,语气却是十分严肃!
  南宫赫立时俯身请罪,但却并未说些什么!
  老人无奈的摇摇头道:“我老了!管不动你们了!你们年轻人的事,我就不再掺合了,你们自己定吧!但要切记,任何时候都莫要是了分寸,伤了和气!赫儿,祁儿,你们可记住了?”
  南宫赫抬头看看老人,又转身看了看南宫祁,轻易点头道:“徒儿记住了!”
  南宫祁闭上眼将头重重的一点,以示自己记住了!
  老人点点头,起身走到南宫祁身边,解开他的穴道,低声耳语一番,便径自离开!
  到了夜晚,柳诺歆已经醒转,南宫赫带上面具,走了进来,让下人奉上一盏茶,便一甩玉扇,用内力将门关上…
  

四大名捕之守候

第一卷 明时花开 第二章 被劫帮忙
  走出了这片林子,已经临近夜幕了,柳诺歆一人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,突然后颈一痛,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“卧槽!”便不省人事……
  “唔~”刚刚醒过来的柳诺歆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,而且还被堵住了嘴,心里十分慌张,努力发出了一点声音,渴望能有人来救她!不过,柳诺歆还真是白上了三年的警校,白当了两年的刑警啊!应急的知识统统都还给了警校的老师了!
  没错,柳诺歆曾经是一名刑警,在一次任务中误伤人质而被开除,之后,柳诺歆就到了夜魅酒城当驻唱歌手,并结识了萧井臣!旧事暂且不提,且说现在:
  柳诺歆刚刚发出一点声音,就被突然推门而入的面具人给吓住啦!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无辜。
  来人将她口中的软布拿出,对她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,而后略带愧疚地说道:“姑娘,在下实在是无意冒犯,不过我家小妹,哎!姑娘,救小妹一命吧!”
  柳诺歆作为新世纪的五好女青年,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,立马就应承了下来:“哎!你放心,虽然我不是刑警了,不过我一定是能帮就帮,你把这件事给我说一下,我看看怎么帮你,呃!对啦!你能不能先把我给放开啊!还有,再给我弄点吃的呗!咱们边吃边聊,行不行啊?”
  面具人听后大喜,立马唤来了人给柳诺歆松绑,还命人送来了一大桌的饭菜,恭恭敬敬的请了柳诺歆上坐。
  “哇!好多吃的诶!”柳诺歆立时满眼放光,扑倒桌前吃喝起来,一边吃一边招呼面具人与其手下、婢女来吃,丝毫没有被人绑了,就应该老老实实等待救援,或顺从绑匪的自觉,反倒像个主人一般招呼“绑匪”吃饭,恐怕这世间也就仅她一人了吧!
  面具人倒是丝毫不介意,反而满眼笑意的坐到了柳诺歆的旁边说:“姑娘果然豪爽,在下未找错人,姑娘,在下想请姑娘代小妹入宫选秀女!”
  本来吃的不亦乐乎的柳诺歆,一听这话,不出意外的喷啦!
  她瞪大了双眼,嘴角微微抽搐的说道:“尼玛!你说啥?”
  面具人眼中笑意更浓啦,仿佛故意要柳诺歆难堪一般,俯到她耳边轻吹一口气,略带调笑的说道:“姑娘,在下想让姑娘代小妹入宫选秀女!”
  气息喷到柳诺歆的耳边,令她微微红了面颊,有些紧张的说不出话来:“你…呵哈…”
  缓过了一会,柳诺歆尴尬万分的放下筷子,傻呵呵的笑了几声,说:“呃!那个,我,我,我,呃!我脑袋有病,精神不太好,有时清醒,有时迷糊,我还梦游,说梦话,打把势,爆粗口,典型的一个女汉子啊!你,你让我当秀女,太可怕了吧!我会被人撵回来的!那个,你换个人吧!我,不行的!”
  面具人摇摇头说:“没选上不就皆大欢喜了吗!你怕什么!”
  柳诺歆一脸无奈的说:“是,没选上自然皆大欢喜,那要是万一选上了,我不就废啦!我那是好不容易穿来一趟,还没当回主角,拯救一下世界,tm的就挂了,太哪个啥了吧!再说了我还没遇到那个让我爱的不顾生死的男主角,和一群爱我爱的要命的炮灰男二呢!就这么的入宫了,多惨呐!而且,人家是穿越来的嘛!肯定是抱着金手指啊!那要是一个不小心当上了皇后,那我不就真出不去啦!而且那老色鬼都能当我爷啦!我受不鸟哪!……”
  面具人轻摇着头,伸出两指捏住她那喋喋不休的双唇,另一手拿起墨玉折扇,轻敲在她的头上,略带调笑和无奈的说道:“太吵!”
  一旁站着的侍卫与婢女万分尴尬的站在一侧,不知如何动作!
  “少门,呃!少爷,我看此女确实有些疯病,让她代小姐入宫选秀女,却有不妥!”一行人中较为年长的男人说道。
  “难道你不觉得她的眉眼很像小妹吗!”面具人扶住刚刚被他点晕的柳诺歆,柔声说道。
  “可!”那中年男子似有话说,却又化作一声叹息,只说了句“但凭少门主做主!”
  “那既然四叔不愿,便换个人吧?反正皇宫中没有如烟的画像!单凭着那老皇帝对如雪的印象,怕也是认不出的!”面具人拿下面具,冷然一笑,竟是如此好颜色!倒是让人觉得,不过是一个未及弱冠的翩翩少年郎,怎能想到他如今竟已到了而立之年!
  被男子唤作四叔的的男人,跪倒行礼,口中不轻不重的说道:“少门主选中的人自然是好的,属下不敢不愿!”
  被唤作少门主的男子,手执墨玉扇,展开微一轻摇,便从中飞出两根银白钢针,直奔那下跪男人的面门而去。
  “赫儿!不得无礼!”中气十足的声音朗然响起,竟将两根钢针声声震落,可见其内力深厚!
  “师傅/外公/梁先生!”一时间,草屋内除了少门主之外,众人全都跪倒一片。
  只见一鹤发童颜的老者略带薄怒的走了进来,看了眼跪在地下的男人,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。
  那男人怯生生的叫了句外公,便被老人一挥袖点住了哑穴,只得悻悻地站起身,立在了一旁听候差遣!
  少门主立刻将老人请到了上坐,命人将柳诺歆抬出去。
  “赫儿!你已非是孩子了,你现在是千机门的少门主,南宫家的继承人,怎能如此胡闹!”老人面容慈祥,语气却是十分严肃!
  南宫赫立时俯身请罪,但却并未说些什么!
  老人无奈的摇摇头道:“我老了!管不动你们了!你们年轻人的事,我就不再掺合了,你们自己定吧!但要切记,任何时候都莫要是了分寸,伤了和气!赫儿,祁儿,你们可记住了?”
  南宫赫抬头看看老人,又转身看了看南宫祁,轻易点头道:“徒儿记住了!”
  南宫祁闭上眼将头重重的一点,以示自己记住了!
  老人点点头,起身走到南宫祁身边,解开他的穴道,低声耳语一番,便径自离开!
  到了夜晚,柳诺歆已经醒转,南宫赫带上面具,走了进来,让下人奉上一盏茶,便一甩玉扇,用内力将门关上…
  

四大名捕之守候

番外一 情人节礼物
“我数到三,你要是不给我g u n,我让你d i e
1 3 you are 给 me g u n 、d u、 z i”柳诺歆倚在门口,一脸凶神恶煞的冲着萧井臣吼道。
萧井臣一脸蒙逼的看着自家脾气火爆的女友,不知道为什么就把她给惹了!那一副无辜可怜的小动物样儿,萌的柳诺歆几乎要一口老血飙出来。
“别,别~那么看我!还,还看,信不信我削你啊!还看,在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,算你识相,不然我把你衣服扒光,仍大街上去!”柳诺歆一边掰手腕,一边恐吓着萧井臣。
“那个,诺歆,你,为什么不高兴啊!今天是情人节诶!”萧井臣轻轻的分开柳诺歆互相摧残的手,小心翼翼地问。
柳诺歆甩开萧井臣的手,一手掐着腰,一手拧着萧井臣的耳朵,气哄哄的说:“你要不说我还差点忘了,你说,你给我的那是啥破玩意儿啊!”
萧井臣从柳诺歆手中抢救出了,自己可怜的耳朵,一边捂着,一边委屈地说“不是你说想吃米粉嘛!我就给你买了!”
柳诺歆狠狠的抽了抽嘴角说:“我就是在想吃,你也不能今天送啊,就算你送了,那tmd能不能把它煮完了给我啊!非要让我知道你买的是桶装米粉啊!真是的,一点新意都没有!”
萧井臣一听可就不高兴了,立马反驳道:“怎么没有心意啦!这里可是装着我满满的心意的!”
柳诺歆无奈的摇摇头说道:“傻瓜,谁说是那个心意了,我说的是新旧的新!”
萧井臣低头嘿嘿一笑,而后又反应过来:“怎么没有新意啊,这多新意啊!情人节送米粉的事儿,没准儿,我是第一个!”
“哼!傻瓜,走了,吃米粉吧!”柳诺歆忍不住笑意,只好故作傲娇装哼了一声,将还傻站着的萧井臣拉进了门。
柳诺歆一进屋就直奔厨房而去,说:“你先看会儿电视,我去煮米粉!”
“嗯!”萧井臣一脸得瑟样儿的仰倒在沙发上,突然想到了什么:她说她要干嘛?煮米粉!不行啊!那不就露馅了!
“诺歆,我来吧!毕竟这是我的专长啊!你歇着吧!”萧井臣噌的一下从沙发上弹起,来到了厨房,将刚刚打开包装袋的柳诺歆推了出来,把她按在沙发上,将电视调到她最喜欢的频道,又塞了她一手的零食,而后闪到厨房里去了!
神秘兮兮的将桶中的面饼拿了出来,见东西还在,不由得松了口气,随后就十分正常的工作起来!
听着厨房里的声响,柳诺歆的脸上绽开了一个幸福的笑容,她伸手摸了摸牛仔裤兜里的那个小小的,硬硬的东西,想得更幸福了!
“诺歆,吃饭啦!”萧井臣一边往柳诺歆的碗里加“料”,一边叫她吃饭。
柳诺歆握了握从兜里拿出来的那个东西,将它攥在了手心里,高声应道:“来啦!我帮你把它拿到桌子上!”
萧井臣点点头,转身出了厨房,来到客厅关上电视,期间他没有朝厨房看一眼,否则他一定会看到,柳诺歆在他的碗里加“料”。
柳诺歆将碗放在了桌子上就进了洗手间洗手,萧井臣满心欢喜的来到餐桌前,一下子就蒙啦!这两个碗一模一样啊!根本分辨不出来那个是那个!
萧井臣看了眼洗手间的位置,拿起一支筷子,往其中一个碗里捅了几下,一下子就感觉到了那个东西的存在,勾起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,将这个碗放到了柳诺歆平时坐的地方!
柳诺歆回来后,看着萧井臣催促道:“看我干吗啊!快吃啊!”
萧井臣点点头说:“你也快吃吧!”
柳诺歆点点头,端起碗往嘴里扒,不去看萧井臣,反观萧井臣也是如此,整个饭桌上是一种诡异的和谐。
直到:
“哎呀!”萧井臣的牙齿一痛,柳诺歆也是瞬间就停止了,看见萧井臣从嘴中拿出了一个女戒,柳诺歆脸都红了,不知道说些什么,只是一口一口的机械的吃着面。
面上瞧不出来什么,心里却炸开了锅:他,他,他吃到了!我给他的戒指,那个女戒,等等,什么玩意儿,女戒?怎么回事?我明明放里的是…
“啊!”柳诺歆正疑惑的时候突然咬到了什么,硌的牙生疼,吐出一看,竟是自己买给萧井臣的男戒,她的眼睛一下子瞪的老大,看了看手心里的戒指,抬头看见萧井臣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,突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!俩人愣了好一会儿,才同时开口道:
“怎么回事?”
“你先说!”
“我想说!”
“那你先说!”
“我想跟你求婚!”
……
……
……
最后,怎么了呢?呵呵!往下追剧情吧!

一定要瘦啊!

四大名捕之守候

第一卷 明时花开 第一章 意外穿越
  “萧井臣,你给我滚!”
  “啪!”
  “柳诺歆,你个臭娘们特么竟敢打老子!给你点脸了是不是!”
  “打你怎么了,你就是个混蛋,无赖,臭虫,你就是个只会啃老,靠女人,吃软饭的废物,你不要脸,你…”
  “啪!”
  “萧井臣,你敢打我!你混蛋!”
  柳诺歆转头跑开,突然一辆疾速行驶的跑车,打着左转的闪光灯猛地朝柳诺歆的方向撞了过来…
  …
  …
  “诺歆!坚持住,坚持住啊!诺歆!很快就好了!我们快要到了!大夫!大夫!救,救救她,我求求你大夫,救救她吧!大夫!”模糊中柳诺歆听到了萧井臣哭嚎哀求的声音。
  我就知道,萧井臣他是爱我的,白宁,你个狐狸精,不是我的对手!
  “呼吸机,准备!心跳,血压,生命体征!”
  “心跳14,血压70,41,生命体征微弱!。”
  “电压器,准备!”
  “一”
  “呃!呵!呼!”
  “二”
  “咳!嗯!”
  “三”
  “…”
  “嘀~”
  “撤了吧!通知家属!”
  过了好像好久好久,柳诺歆等的越来越累。即将撑不下去的时候,她听见了萧井臣的声音!
  “诺歆!对不起!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,我不应该骂你,不应该打你,诺歆,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!诺歆!你回来吧!我一定会对你好的!诺歆,我没有背叛你,我和白宁什么都没有,是她骗你的,诺歆,醒醒啊!诺歆,我…”
  柳诺歆最终累的坚持不下去了,她没能听到萧井臣对她的爱情宣言,不过她还是很开心,萧井臣没有背叛她,这一切都是白宁那个坏女人的错,她只要一想到这些,她就心满意足死而无怨了!
  …
  …
  “醒醒!喂!醒一醒啊!”
  “呃啊!呵咳咳,萧,萧井臣!”柳诺歆微微睁开眼,继续说道“是,你吗?井,咳!井臣?”
  “姑娘,你醒了!好点了吗?”橙色布衫的男子扶起我“我是山人圭,姑娘,是谁?”
  “我?我,我是,呃,啊~咳!呵!柳,咳咳,柳诺,歆!”柳诺歆靠在男子怀里十分虚弱的回到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是哪?”
  “柳姑娘,对不住!在下刚刚骑马不小心伤了柳姑娘你,实在是对不住!柳姑娘在下这里有些银两,若是柳姑娘不嫌弃,便收下吧!”男子万般真诚的对柳诺歆说道。
  “你,你当我是,碰瓷的啊!”柳诺歆十分不满的小声嘟囔道,怎奈那男子耳力甚好,将柳诺歆的话听了个七八,男子奇怪的问道:“柳姑娘,碰瓷为何意?在下听姑娘的语气似乎不是什么善事啊!”
  “什么,你这个人居然连碰瓷都不知道,你真是low的可以啦!你…”柳诺歆抬起头看着他说“萧井臣?你怎么穿成这样啊?”
  山人圭十分不解地问道:“柳姑娘,你,莫不是撞坏了脑袋?怎么竟说胡话?”
  “萧井臣!你丫的脑袋才撞坏了呢!”柳诺歆撇撇嘴说到,心中又细细琢磨一番:哎?不对啊,萧井臣才不敢作弄我呢!而且,衣服也不对啊!嗯!不是萧井臣,不过,长得好像啊!不会是他失散多年的哥哥或弟弟吧,萧井臣不会是什么总裁的儿子吧?那我不就成了总裁夫人?不会吧!
  “柳姑娘,在下山人圭!”山人圭又恭恭敬敬的介绍了自己一遍,打断了柳诺歆奇葩的脑补。
  “哦!你姓崔啊!”柳诺歆对刚刚山人圭打断自己的脑补很不满意,丝毫不留情面的揭穿了他的伪装。
  山人圭却似受了惊吓一般,愣了好半天,随后又释然一笑,轻声的说:“柳姑娘,真是聪明绝顶!”
  柳诺歆立马反驳到:“你才聪明“绝顶”呢!会不会说话!对了!那什么什么山,呃!那个,山人圭,也太难听了吧,下回叫山佳吧!这个要好听一点!不过你也太不会起名字了吧,怎么起的那么难听而且奇葩啊……”
  山人圭也不说话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正在发牢骚的柳诺歆。
  柳诺歆被山人圭看得发毛了,大声吼道:“看什么,我脸上有花啊!你说你穿着个古代衣服,你演戏啊,你!现在什么时间了?”
  山人圭抬头望了望天“大概已经未时了吧!姑娘,在下还有事,就此别过了!”
  柳诺歆冷笑到:“呵!未时?你当我傻啊!那你是不是要说现在是清朝啊!”
  山人圭皱皱眉不解地说:“姑娘你怎么了?现在是嘉靖二十三年!”
  柳诺歆瞬间瞪大了眼睛,爆了句粗口:“卧槽!嘉靖?明朝!世宗朱厚璁!那老混…唔~”
  山人圭眯着眼睛,暗声对被他捂住嘴的柳诺歆说:“隔墙有耳!姑娘还是小心点为妙!在下告辞!”
  “喂!这是哪啊!你怎么可以留下我一个姑娘家自己走呢?喂!”柳诺歆看着骑马离开的山人圭,狠狠的薅了一大把枯草,怒吼到。
  不过幸好那个姓崔的把银子留了下来,不然本姑娘画个圈圈诅咒他!柳诺歆在心里暗暗想到。
  走出了这片林子,已经临近夜幕了,柳诺歆一人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,突然后颈一痛,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“卧槽!”便不省人事……

感觉到了一丢丢的艺术气息!(☆_☆)